新加坡回怼英富豪:曾对中国发动两次鸦片战争的国家无权对亚洲人说教

雾起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我们不相信,一个曾在19世纪对中国发动两场战争迫使中国人接受鸦片进口的国家,有任何道德权利在毒品问题上对亚洲人说教。”

当地时间10月22日,新加坡内政部发文回应了英国富豪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对新加坡政府处死毒贩的批评,称新加坡坚决打击毒品犯罪,而死刑是极为有效的威慑手段;新加坡内政部还表示,英国曾两次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作为英国人的布兰森在毒品问题上没有道德权利对亚洲人说教。此外,新加坡内政部还邀请布兰森就禁毒政策和死刑制度与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进行电视辩论。

此前,理查德·布兰森曾发文指责新加坡对毒贩执行死刑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他还称“执行死刑的频率日益增加”已经成为“新加坡世界声誉的污点”。

截图自新加坡内政部官网

新媒报道称,新加坡政府今年4月处决了马来西亚籍毒贩纳加德兰·达尔马林格姆(Nagaenthran K. Dharmalingam),此人在2009年试图走私约43克海洛因到新加坡,被新警方逮捕,他被捕时毒品就绑在大腿上。根据新加坡严格的禁毒法,走私毒品超过15克可被判处死刑。2010年,纳加德兰被新加坡法院判处死刑。

纳加德兰的死刑日期原定于2021年11月10日,但纳加德兰的支持者和律师声称他有“智力缺陷”,国际人权法禁止处决精神病患者;马来西亚总理也致信新加坡总理,请求其作出宽大处理。一些欧洲国家也发声呼吁,希望新加坡政府能免除其死刑。因此,去年11月8日,新加坡高等法院宣布暂缓执行死刑,并举行了听证会,就该案死刑判决进行论证。

最终,新加坡高等法院裁定纳加德兰没有“精神残疾”,他不仅知道自己的行为非法,还多次“撒谎”,不断降低对自己学历的描述。法庭称,“纳加德兰考虑了风险,权衡了可能得到的回报,并决定冒险。”纳加德兰的死刑判决没有改判,他于今年4月27日被处以绞刑。

纳加德兰支持者要求停止死刑

此事引发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废死人士”的不满,其中就包括英国亿万富豪、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

在10月10日“世界反对死刑日”这天,布兰森在其博客发布一篇名为“新加坡你怎么了?”的长文,就处死纳加德兰一事批评新加坡政府。

布兰森称,新加坡顽固地坚持死刑,尤其是针对毒品犯罪的死刑,是“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执行死刑的频率日益增加”已经成为“新加坡世界声誉的污点”。

布兰森声称纳加德兰有“明显的智力障碍”,“即使联合国专家和几个欧盟政府的干预也没能挽救他的生命”,新加坡处死他违反了其“保护残疾人的国际承诺”。

理查德·布兰森博客文章截图

布兰森还批评起了新加坡打击毒品犯罪的严厉政策,称新加坡政府执意处决大量低级毒贩是一种“不成比例的、残酷的应对”,没有明确证据证明这“对吸毒、犯罪或公共安全有任何切实的影响。”

布兰森声称新加坡的“毒品战争”是一个“代价高昂的失败”,至于新加坡国内相对较低的毒品犯罪率,布兰森将此归因于新加坡的国家财富、强劲的经济增长、低失业率、社会凝聚力、普遍反对吸毒的社会倾向和对公共卫生的投资等等。

布兰森还在文中称,新加坡对毒贩的死刑判决可能会吓到西方游客和其他邻国的人,且并不能从根源上杜绝毒品流入新加坡。他呼吁新加坡废除死刑,实施以公共卫生政策为主导的禁毒方针。

理查德·布兰森

对于布兰森的这篇文章,新加坡内政部于22日在其官网发文回应。

新加坡内政部先就纳加德兰案作出回应,驳斥了布兰森所谓的“纳加德兰有智力缺陷”的说法,再次强调他没有智力障碍,精神科医生在法庭上作证指出了这一点。因此,布兰森所谓的“新加坡违反保护残疾人的国际承诺”的指责也是不正确的。

对于布兰森对新加坡毒品政策的批评,新加坡内政部则列出大量数据予以反驳:毒品对生命和社会造成重大损失。全球每年约有50万人的死亡与毒品有关;仅在美国,2021年就有超过10万人因吸毒过量死亡,创历史新高;2017年,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以及过量致死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1万亿美元;2014年,英国毒品滥用造成的年度经济损失约为154亿英镑。

新加坡内政部表示,死刑对毒贩有明显的威慑作用,还有助于防止大型贩毒集团在当地站稳脚跟,毒贩贩运毒品时也会将重量尽量控制在死刑判罚额度之下。在新加坡当局对贩运鸦片处以死刑之后的4年里,走私到新加坡的鸦片的平均净重显著减少了66%;在对贩运500克以上大麻者处以死刑后的4年里,毒贩贩运超过这个死刑阈值重量的大麻的可能性降低了15至19个百分点。

新加坡币和毒品

新加坡内政部还直接批评布兰森:“布兰森先生有权发表他的意见,他的观点可能在英国会被广泛接受,但我们不接受布兰森先生或其他西方人将他们的价值观强加于其他社会。我们也不相信,一个曾在19世纪对中国发动两场战争迫使中国人接受鸦片进口的国家,有任何道德权利在毒品问题上对亚洲人说教。”

至于,布兰森废除死刑、改变禁毒政策的呼吁,新加坡内政部则表示,新加坡毒品和死刑的政策源自他们自身的经验,绝大多数新加坡人对此感到满意。“我们在英国或西方所看到的一切,都不能说服我们相信对毒品采取宽容态度、对毒品走私采取宽容的立场将会增加人民的幸福。就吸毒成瘾而言,英国的情况一直在恶化,而新加坡的情况则在稳步改善。”

文末,新加坡内政部邀请布兰森来新加坡,和新加坡内政部长兼法律部长尚穆根就禁毒政策和死刑制度进行电视辩论,他的一应行程住宿费用将由新加坡政府承担。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也转发相关报道,向布兰森发出辩论“战书”:“布伦森先生一直在阐述谎言。新加坡内政部给他寄了一封信邀请他参加辩论,信中指出了他的多个谎言。如果他相信言论自由和他所说的真理,我希望他同意(辩论)。”

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脸书截图

截至目前,布伦森尚未回应新加坡内政部的邀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