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火了”很多年的东西,为什么在新加坡行不通了?

马上就好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无需一次性付清款项,或等待信用卡总账单分期还款,单件商品就能分期付款的“先买后付”,在境内外越来越受欢迎。

据报道,近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透露,市面上诸多“先买后付”(BNPL)产品,仍然缺乏相应的监管,如果消费者不小心超支,则会对这个群体造成潜在的财政困难,因此新加坡金管局将出台法律要求对相关服务平台提供贷款前进行审查。

最近,“先买后付” buy now pay later (BNPL)在新加坡火了!

什么是先买后付?直白点就是类似于“花呗”这样的消费贷。目前新加坡市面上至少有5家公司提供这样的服务!

新加坡的互联网发展一向都比中国慢半拍。中国火过的东西,新加坡才刚刚开始~

不过消费贷才刚开始在本地走红,就被金管局盯上了

《消费贷引发担忧,金管局正在检讨“先买后付”计划》

(图源:亚洲新闻台)

(图源:8频道)

《先买后付计划引发金融管理局对人们负债的担忧》

(图源:商业时报)

先买后付到底是啥?

新加坡监管部门高度警惕

很多人可能好奇,新加坡版的“花呗”如何操作。既然都有信用卡,为啥还要用“先买后付”?

大家都知道在新加坡申请信用卡,还得看身份、月收入等等,月薪不符合条件不予发卡。

但是“先买后付”门槛就低多了,目前新加坡有5公司提供先买后付,看看这条件,都无需提供任何工作或月薪资料。

【R公司】

条件:新加坡住址、21岁以上、有新加坡借记卡或信用卡

【H公司】

条件:新加坡身份证或者FIN、有新加坡手机、有电邮、有借记卡或信用卡

【A公司】

条件:至少18岁、有新加坡借记卡或信用卡、有电话号码

【O公司】

条件:新加坡公民/PR、有本地住址和电话、有电邮、有本地借记卡或信用卡

【G公司】

条件:21岁以上、平台silver级别以上会员、最近1个月3项平台交易使用借记卡或信用卡

(截图:某BNPL网站)

本地商家和先买后付服务公司合作,让你上网购物时候可以选择“先买后付”,一些实体店也能用。

万一,你要是还款迟了怎么办呢?根据订单金额,各平台的滞纳金从1至40新币不等,有些平台还是冻结账户。

如果最后啥都还不上,估计就进入本地征信黑名单了。

除了门槛低,这些“先买后付”看起来和我们平时用的信用卡分期付款,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就因为门槛低,基本吸引到的都是年轻人。

(图源:南华早报)

某家提供BNPL服务的公司去年接受访问时候这样说:

“顾客多数是千禧一代,20多岁,主要因为他们想花钱,但也担心滚雪球效应的债务。如果在偿还一两期后,顾客无法偿还,我们将会与他们接洽,看看如何帮助他们。”

根据2021年2月5日的调查,过去一年一共有110万居住在新加坡的人,包括38%的新加坡公民用了先买后付的服务。

疫情中,更多新加坡年轻人变“穷”了,去年大学毕业生全职就业率创新低,他们应该非常欢迎BNPL的这种服务。

来源:today

目前很多BNPL在推广期,都是0利息,只要你按时还钱就没事。

但这项服务还是在本地引发了争议,我们看看网友怎么说的

我那天逛玛莎,有个促销员在推广先买后付,为啥金管局会批准这种东西?

我怕我用了会上瘾。

(以上图源:hardwarezone)

就算0利率,金管局也应该谨慎,不应该让人们轻易负债。

新加坡的一位理财师这样谈论BNPL的负面影响:

“这项服务可能会让消费者错误地认为自己的消费是可负担的,导致开支超出能力范围。

会鼓励消费者即时满足购物欲,不考虑开支对未来的影响,养成不良的理财习惯。”

所以现在“先买后付”被金管局盯上了!

其实,中国网友看到这里,肯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国“花呗”等网贷早就引发巨大争议。

90后86.6%的人曾负债

中国“花呗”们引发争议

花呗在中国已经火了很多年了,因为时间长,暴露的问题也比较多。

时间往前数,2018年中国近1.7亿90后中,超过4500万开通了花呗,平均4个年轻人里头有1个在用。

时间到了2020年12月,北京日报披露中国全国有1.75亿90后,其中只有13.4%的年轻人没有负债,而86.6%的90后都接触过信贷产品。

(图源:微博@北京日报)

经过了几年,中国市面上不仅仅花呗,各种消费贷网贷五花八门。

如果你每个平台都借点钱,基本上可以成为“百万负翁”。

好在中国很多年轻人已经充分意识到:“花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

(图源:北京日报)

01 毕业半年,欠下5万

这样的故事我们听得很多。

Lucy大四,刚拿到第一份实习工作,工资3000元(以下为人民币)。

实习上班当天,他就去网上分期买了台笔记本,17999元,12期,每月1600元多。

他算了一下每月1600元,还剩1400,那时候吃住在学校,也没别的开销。

想象自己毕业后转正,能拿到5、6K的工资就更不愁偿还分期的费用。

毕业后租房差点的房子看不上,跟朋友最后找了好点的小区房,为了押二付一,又从借呗里借了5000出来给房东。

想要过有品质的生活,好马配好鞍。

厨具、办公桌、沙发、搬家费、宽带费,一不小心又把第一张信用卡刷爆了,那张卡只有5000块额度。

接下来1年,就进入难熬的时期,每个月账单比工资先到。

为了省几块钱公交费徒步3站路;狠的时候一瓶老干妈配白米饭吃了几个星期。

再怎么省也有还不上的时候,于是他又开了更多的卡和网贷……

还贷生涯估计要持续好几年了。

有人说主要是Lucy工资太低,但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月薪8K的小李身上。

小李在广州,税后收入大概8000左右。

不过每个月还信用卡和花呗就占了5000多,尽管住在城中村月租不高,但基本没剩下什么。

他说遇到喜欢的运动鞋,潮牌,根本控制不住。

有时候虽然手里现金不多,但是想到可以用花呗,下个月再还就好了。

02 “我最怕他们打给我爸妈”

比年轻人更能意识到消费贷罪恶一面的,就是帮他们还钱的家庭。

大家对网贷最大的质疑就是:大学生基本没有收入,为什么可以贷款给他们?

业内心照不宣的是,大学生还不起,还有父母家人背后的家庭帮忙还。

一般欠款被催收,打完个人电话,接下来就是打家人的电话。

大学生脸皮薄,没几个人经得住“暴力催收”,此处的暴力,特指“辱骂”“恐吓短信”“恐吓电话”等等言语暴力。

别说大学生,社会人士也会遭遇差不多的事情。

虎嗅网报道过,年轻人王某因为疫情收入周转不开,尝试联系借呗工作人员请求还款。

但是他遭到无情的拒绝,最后借呗和花呗共欠款2万元左右,想要尝试沟通分期偿还这些,也没得到批准。

王某的花呗界面和提供给对方的贫困证明

(图源:虎嗅网)

不久他就接到了催收电话,此时沟通更加没用,对方回复他们只是第三方的催收公司,无权处理其他。

遭到电话骚扰的还有王某的家人、村委会,以及通讯录里的好友……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我们只要输入关键字“催收”会发现无数这样的故事。

“由于第三方暴力催收爆通讯录,严重造成了我的生活困扰,导致我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精神异常抑郁,情绪非常不稳定,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现在工作也没了。每个人都在问是不是欠钱了欠钱了,到处被人看低。”

(截图:黑猫)

大学生怕父母知道自己欠钱、社会人怕朋友、同事、上级领导知道自己欠钱。

第三方催收公司精准拿捏欠债人的痛点,还不上钱,就让你“社会性死亡”……

甚至有不少人不堪压力,真的走上了不归路。

03 网红推花呗,被全网讨伐

事情发展到今天,中国很多年轻人已经看清了消费贷的利与弊,并且自发抵制,呼吁不要当“韭菜”。

网上批判的文章源源不绝。

就连B站某大V视频中出现了一句“你们可以用花呗”,瞬间就陷入脱粉危机。

(截图:B站)

B站时尚区知名UP主,2019年底发了一个种草视频,推荐了一款售价1500人民币的眼霜。

并且提到“吃土少女可以选择花呗、三期免利息”。

当时评论区就炸了,UP主被批三观不正错误引导。

既然是“吃土少女”说明并不富裕,不富裕还要买3000元的眼霜,还鼓励用花呗这样的消费贷。

结果那一期视频点赞量最高的评论,竟是一条拨草评论。网友呼吁大家切勿为了一件护肤品去用花呗。

这也让本来口碑不错的博主陷入公关危机,某论坛上批评、脱粉的帖子源源不断。

2019年11月的视频,到了2021年1月底大家还在讨论。

(截图:网友评论)

04 负债者联盟在线劝退

在中国,超前消费、消费主义陷阱正在引发网友的警惕。

还有人正在为年轻时候犯过的错误买单,等到真的要买房、买车这些重要东西的时候,发现自己上了征信系统,贷不了款。

2019年4月杭州有银行出新规:半年内使用互联网信贷产品超过2次,拒贷!

也就是说就算是正常还款了,只要半年内使用过互联网信贷,对于该银行来说都不是合格客户。

去年底,中国网络上掀起了一股“反消费贷”风潮。

某网站出现了“负债者联盟”小组,里面的真实故事都是血泪斑斑,在线劝退想搞网贷的人。

在这里,负债三四万更像是小数目,动辄七位数的负债,让人不禁感慨。

还有人痛定思痛,开贴直播自己还款历程,表示这次还完再也不借。

今年初,在微博热搜话题#困在花呗里的年轻人#下面,好多人在线晒自己停用花呗的页面。

(截图:微博)

新加坡的地下钱庄有多狠?

还有各种花式追债

新加坡其实长期以来都有民间借贷(有些是非法的),催债的人我们叫“地下钱庄”。

地下钱庄有好有坏,暴力催收很多人都知道:泼红漆、墙上喷字、不断上门骚扰等。

最近几年新加坡催收行业文明了许多,还有很多合法但是闹心的方式。

比如披麻戴孝在门口哭丧催债

再比如扮成财神爷,大过年的上门讨债

来源:fast debt 脸书

如今的“先花后付”本质也是一种借贷,还是如此低门槛的贷款。

它在新加坡刚刚流行了一年左右,我们尚不知道如果你在平台上欠款不还会怎么样,暂时没有新闻曝出恶性催收事件。

但是有多人有担忧,特别是BNPL目标受众是年轻人,新加坡的家长们应该会很担心他们惹上“地下钱庄”吧。

现在金管局宣布正在review,重新审视“先买后付”,要给新加坡监管部门警惕性点个赞。

在发展智慧国和互联网行业时候,时刻注意商业道德和可能引发的社会问题。

别人走过的弯路,新加坡不用再走一遍~

也希望各位网友长点心,面对这样的消费贷考虑下自己的经济实力和还款能力。

量力而行,别割韭菜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