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最强包租公,17岁到新加坡创业,如今租金每天就有上千万

马上就好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今天,世界华人企业家中也有一位“双王”,他就是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

郭鹤年的公司控制了马来西亚百分之八十的原糖市场、全球百分之二十糖市场,同时,郭鹤年还手握亚洲最大的酒店集团 ——香格里拉,因此被誉为“亚洲糖王”和“酒店大王”。

其实郭鹤年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包租公”,80年代时曾经投资5亿美元,如今日收上千万,蝉联首富十年。

“亚洲糖王”郭鹤年

1923年10月,郭鹤年出生在马来西亚,祖籍是中国福建福州。

郭鹤年的父亲郭钦鉴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福建多出侨胞,十几岁时,郭钦鉴也随着其他人到了马来西亚去谋生。

郭钦鉴极富商业头脑,在打了几年工之后,他拿着攒下的本钱开了家公司,名叫东升公司。

东升公司以经营大米、大豆和白糖为主要业务。

不出几年,东升公司便在郭钦鉴的经营下做大做强,郭家的家境日臻富裕,郭钦鉴遂成为马来西亚一大富豪。

郭鹤年17岁时,日本攻打马来半岛,郭鹤年家族的生意受到战争影响不得已关门歇业。

等家里的生意重回正轨后,郭鹤年拿着父亲支持的三万美金启动资金,在新加坡开始摸索着创业,郭鹤年想与父亲一样,创办自己的商业帝国。

于是,在1947年,郭鹤年创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企业——力克务公司,主要经营杂货、米面、船务经纪及胶粘剂制造等业务。

谁知第二年支持郭鹤年创办事业的父亲便去世了,郭家三兄弟整合家产成立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25岁的郭鹤年被推选为主席。

一直以来,郭鹤年都有着极为敏锐的商业嗅觉。

上世纪五十年代,多地奔走的郭鹤年注意到,现在的食糖越来越走俏,而且当时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居然还没有一家炼糖厂,如果自己能够抓住机会,一定能开辟一块极具价值的商业版图。

很快,郭鹤年便建立了马来西亚第一家制糖厂,与此同时,一张遍布马来西亚全境的食糖销售网络也在紧锣密鼓地编织之中, 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形成了形成“原料 - 加工 - 销售”的“一体化经营”体制。

1962年的郭鹤年已经被人们誉为马来西亚的“糖王”。

随着食糖产量的增大,七十年代后期,郭鹤年也升级为“亚洲糖王”。

在盯着糖产业的同时,郭鹤年还投资糖期货贸易,所有的这一切,为他赢得了丰厚的利润,完成了资本积累,为他之后扩大经营提供了资金上的保证。

60年代末期,旅游业开始兴隆,郭鹤年将商业眼光放在了豪华酒店的建造上。

1971年,世界上第一家香格里拉大酒店在新加坡应运而生,这家酒店寄托着郭鹤年开拓新商业版图的雄心壮志。

此时的郭鹤年已经逐渐嗅到了另外一块商业宝地的气息,那就是香港,郭鹤年知道,以香港的地理位置,今后一定会成为极其繁华的商业帝国。

所以在香港,郭鹤年成立了嘉里集团,还把香格里拉酒店也建在了香港。

此外,郭鹤年还参与合作永安中心、南洋中心等地产项目,参与传媒业,进军香港无线电视,入主英文报纸《南华早报》……

香港还有着另外一个重要的身份——香港是中国内地的桥头堡,在他的身后,中国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改革。

郭鹤年的判断无疑是极其敏锐的,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未正式开始就已经被他察觉到了。

郭鹤年深知中国的旅游业有一天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繁荣的旅游业,因为有着天然的风景古迹优势。

但是旅游资源很好,吃的也和不错,就是居住的条件太差,这虽然是中国旅游业的缺点,却是郭鹤年的商机。

“中国旅游业一定要发展,能帮它发展就帮它发展。”除了经济利益之外,这是郭鹤年选择在内地投资的一个初衷。

香格里拉最终在内地的第一次试水定在杭州。

到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郭鹤年早已经在马来西亚、泰国、香港、韩国等国家和地区兴建了香格里拉酒店。

杭州香格里拉成功建立并取得不俗成绩之后,郭鹤年对内地商业版图的布局进行了详细的规划。

第二个开拓地点,便是中国最为核心的城市——北京。

而1985 年,位于北京核心的长安街,一场蜕变正悄然而至, 郭鹤年除了“酒店之王”、“亚洲糖王”之外又迎来了一个新的身份——包租公。

“我的心分两瓣”

郭鹤年曾经说过,自己的心是分成两瓣的,一半牵系着血脉上的祖国中国,一半牵系着他生长的马来西亚。

郭鹤年一直在用行动践行着这句话的意义,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郭鹤年更多次直接投资中国,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84 年,郭鹤年斥资 5 亿美元,在北京长安街兴建了国家贸易中心,这是当时外资在中国的最大笔投资。

投资这块地,也是机缘巧合。

当时郭鹤年的一个朋友找到他,告诉他在建国门外有一片四十多万平方米的大地皮,问他有没有兴趣投资。

本来郭鹤年的重心是放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建设上面的。

但是处于商人的敏锐,他觉得这块地既然找到他,说明一定还有其他人在竞争。

果不其然,朋友告诉他,还有美国和日本的集团对这块地也很感兴趣,正在计划怎么才能够把它拿下。

郭鹤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爱国之心可以说是熊熊燃烧。

当时中国改革开放也有几年了,美国和日本本就对我们国家虎视眈眈,这样一个大项目怎么能让落到他们手里,难道我们祖国的建设还需要他们帮助?

郭鹤年当即就拍定,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拿到这个项目,并不能让外人看不起我们华人。

他对友人说,在香港的 盘古银行里,自己还存放着一大笔美金,就用那笔钱来投资!

郭鹤年投资的贸易中心囊括写字楼、商场、国贸饭店和中国大饭店,是一片综合性的建筑群,而这些建筑,也让郭鹤年成为了北京的“包租公”。

然而,在八十年代,国内投资环境及相关政策并不健全,郭鹤年的投资是自己担着很大风险的。

许多年后,有人问郭鹤年,八十年代那次在中国内地掷下5亿重金,他有没有后悔过。

要知道,当时如果郭鹤年把钱投在新加坡等地,也许早已经快速地赚得盆满钵满。

郭鹤年说自己不后悔,他本就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商人,投资北京赚得多还是投资新加坡赚得多,郭鹤年笑笑表示自己“不会算”。

“我不后悔”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背后,包含的是郭鹤年对中国的热爱和信任,以及对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强烈支持和回应。

郭鹤年曾经得到过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邓小平的接见。

那次的见面,给郭鹤年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因为邓小平同志对他说,我们所扮演的都是引路人的角色。

郭鹤年说,他一个人的力量来帮助祖国中国,只是大海阳的一滴水,但是他如果当做一种榜样,那么就会有很多商人要来和他竞争,大家竞争着做,竞争着对祖国作出贡献,这是一件好事。

郭鹤年说自己要做一个榜样,而他确实身体力行在实践他所说的话。

嘉里集团与中粮集团合作建设的嘉里粮油公司,以年销售额 200 亿人民币的规模成为亚洲最大的食用油生产基地。

嘉里集团投资建设 10 多家可口可乐瓶装厂,拥有包括住宅、商业及综合用途物业的庞大且多元化的物业投资组合。

在嘉里集团,虽然郭鹤年已经退居幕后,但是重要项目的审批,他还是会不辞辛苦地过目把关。

而在申请项目时,嘉里集团的人知道,有一个点能够让他们做的项目更快被郭鹤年同意,那就是有益于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

这种类型的项目,十个里有八个会被郭鹤年采纳,郭鹤年不仅采纳,还会适当地给出意见,鼓励他们把项目做大做好,为中国社会作出贡献。

不断在中国投资的同时,他的商业版图也扩张得越来越大,据2015年亚洲版《福布斯》报,郭鹤年蝉联了十年的马来西亚富豪榜榜首。

1923年生人的郭鹤年,到2022年已经接近百岁高龄,所以他的很多业务都已经交给晚辈来打理。

益海嘉里一直是由郭鹤年的侄子郭孔丰打理,虽然郭鹤年未退休,但郭孔丰已经成为益海嘉里实际的话事人。

郭孔丰是郭鹤年最为欣赏的小辈,郭孔丰的商业天赋是郭鹤年很早就察觉到了的,所以他一直把郭孔丰当做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亲力亲为地教他做事,有时看见他,郭鹤年觉得就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事实证明,郭鹤年的判断是极为准确的,郭孔丰不仅有着极高的商业天赋,还和自己一样,有一个爱中国的心。

在郭鹤年的影响下,郭孔丰也十分看好中国市场,投资力度一直在不断加大。

其实早在2018年的年底,郭孔丰就曾经说过,未来几年内,丰益国际在中国的投资将会非常大,他们会投入更大的资金在中国建设企业与项目,资金总和能达到过去三十年来的投资总和。

虽然郭鹤年因为年事已高,虽然还未正式宣布退休,但已经逐渐转到幕后,很少外出露面。

但是通过郭鹤年商业版图中集团的反映,我们不难发现,郭鹤年仍然在不遗余力地支持中国的发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