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医生身价上亿,却没迈过40岁的坎,临走前感悟人生真谛直言:明白的太晚了!

雾起 2022/11/0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人没了钱还没花完。”本是小品的台词,却印证在30岁赚上亿的新加坡医美老板身上。

这个老板名叫张庆祥,年纪轻轻忙于赚钱,终于达到身价上亿,以为可以享受美好时光了,结果一张诊断报告让他的人生从巅峰跌到了谷底:诊断显示他已经肺癌晚期了,生命不超过六个月。

在之后仅剩的日子里他回顾过往的种种,也开始思考人生,随之改变的也是他的三观。

到底 是追逐财富重要,还是平安健康更重要?

可人生就是一条单行线,很多时候当我们幡然醒悟时,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1972年,张庆祥出身于新加坡一个贫穷家庭,从小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他发誓长大后一定要出人头地,实现阶层跨越。为了这个目标,张庆祥从小就很努力,无论是在学习、体育、还是社交上,他都拼命向前奔跑,在竞争中学会了长大。

在新加坡,医生是个令人尊敬的职业,并且收入颇丰,所以高中毕业,张庆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医学院。

大学毕业后,张庆祥被分到一家公立医院当牙科实习生,只要经过几年的打磨,他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主治医生,年收入也会达到5、6万新元,相当于20多万人民币。

而且这收入还会随着资历和经验的增长,呈指数级别增涨。

只是医生的晋升需要很长时间,张庆祥觉得这条路走得太慢了。

眼见身边的很多同事一个个离开公立医院,去了私立医院,待遇翻几倍,张庆祥坐不住了,对待牙医的工作也越来越不耐烦。

在牙科的时候,很多病人都会抱怨,要花30新元的挂号费去看医生,实在是太贵了。

可是,同样这些人,却在医院隔壁的美容院花起钱来眼也不眨一下,刷刷刷,1万新元抽个脂肪;刷刷刷,1万5新元隆个胸,为了美,大方得不行。

张庆祥看到了美容医疗行业蕴含的巨大商机。

心里暗许,“我要转行,我要很快地赚到大钱。”

张庆祥立即办理了辞职手续。

新加坡对于医美行业的管控比较严,必须通过严格的考核,才能获得医美行医资格,但这对聪明的张庆祥来说小菜一碟。

他很快通过了考试,成立了自己的医美中心,他专业医生的背景,让他在这行如鱼得水。

对于吸脂、隆胸、割双眼皮这些手术,张庆祥是信手拈来,顾客需要什么,他就做什么,只要你给钱,你想变成啥样都成。

就这样,张庆祥完成了牙科医生到医美医生的转变,如愿地迅速成了有钱人。

新加坡气候潮热、紫外线强,许多人都有皮肤病,比如雀斑、皱纹等,所以那里的医美市场是非常巨大的。

那些有钱人为了追求美可以说是不计成本,只要效果好,费用不是问题。

张庆祥的敬业和专业,令他在新加坡医美圈迅速脱颖而出。很多客户慕名而来,哪怕等上一周,半月、三个月,甚至半年她们都愿意。

要说这些顾客,都是张庆祥的财神啊,就是他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的阶梯,是一叠叠令他走向成功的钞票。

可是张庆祥却对她们排队整容的行为充满了嘲讽:

“一群自负的女人,在追求美好的生活。”

随着钱赚得越来越多,张庆祥做手术也越来越有干劲,他呆在手术室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人也越来越忙。

随着业务的拓展,他的医美中心规模不断扩大,不得不另外聘了医生,而他本人,又一次完成了医美医生到医美老板的转变。

这让张庆祥的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他觉得新加坡的市场已无法匹配他的野心。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印尼,在那里,医美行业还是一片蓝海。

张庆祥在印尼的医美分院成立,最开心的是印尼的那些有需求的客户,她们再也不用专程跑去新加坡了,而且有需要随时可以预约。

有钱人的圈子其实也不大,那些在这里做过手术的人,就成了张庆祥的活广告。很快,张庆祥的医美分院也拥有了源源不断的客源,赚得风生水起。

不到30岁,张庆祥就赚到了几千万元, 他为自己转行的决定庆幸不已,他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属于他的时代来临了。

有了资本,张庆祥开始享受生活。100多万的法拉利,眼睛眨也不眨地买下。后来发展到只要是他喜欢的车,就毫不犹豫地买回来,哪怕每年也就春节时显摆显摆,平时停在车库里沾灰。

张庆祥通过各种俱乐部,结识了更多高级圈子里的人。

而这些人很多都成为了张庆祥的顾客,在变美的路上心甘情愿地买单。

有了这些人的支持,张庆祥的财富增长得很快,而这些财富又促使他认识了更多的高质量精英。

为了融入他们的圈子,张庆祥除了做客户指定做的手术外,他的其他时间都给了这些新结识的朋友。

他们一起吃喝玩乐,一起飙车出海,一起健身娱乐,那样小资的生活,是以前的张庆祥想都不敢想的。

其中一位年收入500多万新元的银行家,成了张庆祥另一份事业的合伙人,他们合伙买地盖别墅来出售。

后来,张庆祥在父母的催促下结婚了,但是他的生活和单身汉时没什么区别,他的生活中心依旧在事业和交际上。

他实在是太忙了,压根分不出时间来陪父母和妻子,通常就是一张支票甩过去,看中什么自己买!

而家人见他为了事业如此拼命,也都很体谅他。

通过不懈努力,张庆祥终于成功地跻身于上流圈子,加上医美行业的暴利,他变得傲慢且狂妄,在他眼里,患者不再是病人,而是香喷喷的支票。

张庆祥变得越来越势利,他不断跟员工强调,要最大化地榨取病人的价值,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块钱,也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掏出来。

赚钱,赚更多的钱,成了张庆祥乐此不疲的事,但他的生活也逐渐迷失了方向,钱赚得越多,他的内心越空虚。

有一次,他和朋友去教堂祷告迟到了,可他非但没有羞耻之心,还大言不惭地对朋友说:“你去叫牧师把布道时间改到下午2点,我们现在先去新加坡大学耍耍,那里有漂亮的妹子,有球场,那才是生活。”

见朋友没有搭理他,张庆祥又口无遮拦地说道:“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奋斗得来的,与别人无关。”

朋友无奈地劝诫张庆祥: 人在社会中,怎么可能不需要帮助呢?这做人哪,还是低调点好,别忘了医者仁心。

可此时,张庆祥正处在意气风发的时刻,听不进任何不同的声音。他感觉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不愿意也没必要向别人妥协。

可意外,还是猝不及防地来了。

2011年3月,因着背部一直疼痛,张庆祥去医院做了核磁共振,他认为自己可能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虽然严重但不致命,只要有钱,就能治好,毕竟看病的钱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当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张庆祥,他是肺癌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他的生命还剩半年。

张庆祥心瞬间崩塌了,昨天他还在人生巅峰,今天就跌入谷底,这是多么地讽刺。

张庆祥不甘心,他才40岁,他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如今的身家。可现在,那些他引以为傲的事业、财富都救不了他了。

他不再是那个令人敬仰的doctor张,而是一个躺在病床上等死的可怜虫。

张庆祥悔不当初,如果他依旧做他的牙科医生,那他是不是就不会患癌?

如果他能早点到医院检查,不自以为是。

如果只是一期或二期肺癌,可以通过手术切除病灶后再化疗,凭他如今的财力,不说完全康复,至少能多存活十年。

可是这世上就是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在,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遍布全身,两个肺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肿瘤,他没有机会了,有再多的钱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张庆祥绝望了,但是出于求生的本能,他还是选择了住院化疗,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呢。

做完穿刺手术的张庆祥,躺在冰冷、安静的手术室里,望着天花板,开始思考起自己这一生,想着想着,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张庆祥真的后悔了,他为过去的傲慢自大自负后悔,为那个把病人当钞票的行为后悔,为那个说一切全凭自己努力的无知后悔。

他不再相信金钱至上了, 一个人,如果没有了健康和生命,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在等待化疗之前,张庆祥先做了2期的脑部电疗,他每天忍受着疼痛、恶心,积极配合着医生的治疗,并做着化疗前的各项准备。

据说化疗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些健康的细胞。

为了避免化疗后出现强压缩性骨折,需要用到一种叫ZOMETA(唑来膦酸)的药物,来加强骨骼。但是这种药物有个副作用,会导致下颚骨坏死。

这意味着张庆祥在化疗前必须先拔掉智齿。这个消息令张庆祥崩溃了,他说我每天忍受电疗的痛苦还不够吗?现在还要增加拔牙的痛楚。

幸运的是通过拍片,张庆祥下颚没有长智齿,并且他还是那极少数的EGFR阳性患者,可以不用化疗,只要用口服药就能控制住癌细胞的生长。

纵然不需要化疗,可是来自身上各部位的疼痛,不断地提醒着张庆祥,他的生命力正在逐渐消失。

曾经,为了赚钱,他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也因为自负,他忽视了自己的健康。

而恰恰是他以前忽略的家人朋友,在他生病后为他祈祷,陪他聊天,给他带来了温暖和力量,把他从绝望中解救出来。

张庆祥发现过去的那个自己实在是太愚蠢了。

他决心做些改变,他要把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分享给其他人,告诉他们 不要像他那样,以赚钱为乐,忽视了自己的健康;也不要等到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才懂得珍惜家人。

张庆祥知道,对癌症患者来说,一句空洞的保持乐观,远不如亲身经历来得直观,实实在在的改变,才能给患者以希望。

那种被需要的感觉,让张庆祥变得越来越平静和豁达。

张庆祥的改变,一度也给他带来了许多惊喜,经过检查,他的癌细胞消失了9成,这意味着他的生命周期延长了。

病情稳定下来的张庆祥,继续讲述他抗癌的心路历程,在这个分享的过程中,张庆祥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和满足感。

可是,更大的奇迹还是没能发生,张庆祥的人生还是进入了倒计时。

2012年10月18日,与病魔抗争了一年之久的张庆祥,因患肺癌医治无效去世,享年40岁。

从张庆祥的故事中,我们也深切地感受到:

不止穷人怕生病,这富人的万贯家财在重疾面前,也是无能为力。

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们万万不可为了钱财而忽视自己的健康,忽视了身边最亲的人。

钱没了,生活还可以继续,可要是健康没了,人生也就没了。


用戶評論